Rebbcca

到后来还是习惯一个人的闲适

你是否曾隐约感觉到,在这个世界上有种癫狂的力量瞬间便可颠覆一切,主宰这种力量的不知是哪些促狭而伟大的神明。 
古往今来无数的例证在揭示着这些神明有多么的善妒,他们见不得十全十美,也容不下完美的人生,他们在建筑和摧毁之间不停地挥动魔杖,前一秒还岁月静好,下一秒便海啸山崩。 
有人把这种力量叫做命运。

我知道他写的是真的,所以才动情

“如果世间真有这么一种状态:心灵十分充实和宁静,既不怀恋过去也不奢望将来,放任光阴的流逝而仅仅掌握现在,无匮乏之感也无享受之感,不快乐也不忧愁,既无所求也无所惧,而只感受到自己的存在,处于这种状态的人就可以说自己得到了幸福。”——卢梭《一个孤独的散步者的梦》 ​​


仿佛看到了一座静默的墓园。起初女孩在滂沱大雨里哭泣,后来只剩下弥散雾气里开着的玫瑰和青苔的味道。

祖玛龙丝绒玫瑰乌木香评#

没有大事发生,一切还保持着原样 --谢尔顿在等着他的珍,狗在等着出门,贼在等着老妇人,孩子们在等着上学,条子们在等着揍人,一身虱子的流浪汉在等着施舍者,葛洛夫街在等着贝尔福德街,贝尔福德街在等着被清洁,每个人都在等着天气转凉 --而我,在等着你。

那是我从未见过的神情,仿佛下一秒就会哭出来。
可我知道他不会,所以才能如此绝决

你没有如期归来,而这正是离开的意义


他并不知道自己释然了什么,只是觉得 过往时光皆可原谅。
皆可遗忘。